忍者ブログ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Plurk
プロフィール
管理人: 儀

全職乙女遊戲玩家
異常喜歡繪
Skip beat嚴重中毒者
無戀聲癖
劇情派
聽說有叔控和金.黑髮控
三國控
末期兄控, 其實是妹控控(這是什麼
因為某人而喜歡監禁愛(喂)
看完文章拍拍手我會很高興的

注意事項
劇情有捏, 隱藏在繼續閱讀
感想非常主觀, 不好者勿入
這裡不會提供任何版權物的盜版分享及其資訊
請遵守網路禮儀, 互相尊重
留言時請使用書面語
站內圖文請勿轉載


歡迎加入↓連結請便



最新コメント
[02/15 晴雪]
[07/21 名無し]
[12/08 悠羽]
[12/06 悠羽]
[12/06 悠羽]
[09/23 琴]
[08/26 琴]
[08/01 悠羽]
[07/09 名無し]
[06/24 悠羽]
カテゴリー
頹廢都市
もし貴方はこの世にいるのなら、世界の果てまで探し出します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放暑假了~~總算有時間打感想...之前跑了赦しの墓標ED, 心情低落到不行, 看攻略原來只欠最後一個選擇肢就能走到最後較好的ED了> <, 所以第二日立刻把它跑完, 總算鬆了一口氣....看較好的ED果然還是能調適心情.......不過沒想到沒看攻略也能跑到尾二的選項, 老實說中途的選項要猶豫很久, 不想犧牲這, 也不想犧牲那>"<

很喜歡花に捧ぐED沒錯, 不是過份完美, 也不是過份悲慘的ED, 以這個形式終結滿不錯..其他的ED也會跑完, 下次試試跑眼鏡ルート, 這邊劇情好像相差較多...有地方吐嘈的是, 序文部分有點太快...雖然是英文...但有些句子還沒看完就跑走了>"<||||| 另外要一說的事, 每章的標題也很值得留意喔..(天音: 但你卻沒有打出來orz)

囧|||||||| 感想打到中途竟然給我斷線!!!!!!!! 還我文章啊~~~~~>口<||| 呃...但我發現一邊打一邊變成了劇透了...||||| 因為劇本太棒了XDD 忍不住..orz, 不過會有人這麼有毅力的看完全部嗎orz...(天音: 劇透的話自己去玩不是更好嗎..||||Yee: 所以我說忍不住嘛!)

拍手

 


遊戲一開始, 玩家所操控著的玄冬處於失憶狀態, 在大雪的圍繞下昏倒, 醒來就見到一個粉紅色頭髮的少年在身邊 花白, 一直待著玄冬的醒來, 說是旅行的同行者, 當玄冬問到花白的名字時
"...............你覺得是什麼呢"
"..........什麼........?"
"比方說............從天而降的, 白色的東西"
"........雪?"
"..........還有一樣呢?"
"...............還有一樣?"
"....................."
".................花"
".............是, 嗎......"
".......嗯........?"
"..................是花, 嗎...."
"果然玄冬就是玄冬...會把這場雪想成是花的"
".......大概, 只有你了"


玄冬因為失憶對自己以及周遭的事一無所知, 唯有跟著花白一起...兩人走到一條村莊(?) 沿途得知花白正在逃亡, 為了避開做自己不想做的事...花白不想提及過去的玄冬...一邊說著一個又一個的謊言.... 後來因為花白在雪中待太久而感冒, 於是玄冬帶他到曾經幫忙過的女孩子的家中休息, 直到第二天, 當女孩子的家人知道花白和玄冬的身份之後, 立即叫人抓他們進牢獄, 花白抓了小女孩作人質, 玄冬因此突然想起了一個女孩躺在血泊中的畫面, 雖然花白不斷叫他逃, 但玄冬不能放下花白, 叫花白放開女孩之後, 兩人同時被抓進了監牢...

對於身處別人只聽見"玄冬"這個名字之後就立即把它們收監的情況的玄冬, 雖然還是什麼也不知道, 但心中卻有股欠債的感覺, 想對某些東西道歉, 可是花白卻不願意告訴玄冬以前的自己發生了什麼事, 不久, 軍隊隊長銀朱到來, 銀朱正是要抓花白回去, 並命他殺掉玄冬...當然花白不願意
"說什麼補償, 那麼, 這個世界究竟怎樣補償你才好呢?"
"............什麼?"
"這個世界才是, 不是應該以死來向你道歉嗎"
"在說什麼啊你?"
"明明如果不想毀壞的話最初就不要造出來就好. 如果不想殺掉的話, 就不要出生"
"終結, 繼續, 全部也......"

"喂, 在雜七雜八的說個什麼?"
"我不認同這個你不能不死的世界, 那樣的東西我不需要"
"...............要道歉的不是你喔, 玄冬"
花白拿起劍押著銀朱, 可是最後還是逃脫不了(好像是被下了麻醉藥還是什麼的..我忘了), 玄冬祈求著銀朱放過他們, 但當然不能如願, 這時監察他們已久的一身黑的陌生男人到來並把兩人救了.....

兩人來到了一座遠離人煙的塔, 原來救他們男人是養育玄冬的黑鷹, 塔中只有他一人, 於是花白跟玄冬便在那休息, 正醒來的玄冬找花白, 他正看著窗外, 想著世界正在戰爭的事..
"假若真的太多人死掉的話"
"...........世界會毀壞?"
"........................"
"是真的嗎? 那個"
".........................是怎樣呢? 不知道呢. 不過能確定的是相信的人幾乎沒有"
"所以, 能這麼不在乎地開戰"

"....................."
"..............不過.......假若是真的話, 我在想何時, 會怎樣完結呢?"
"....................沒有想過, 由誰來阻止嗎"
"..............誒?"
"所以說, 假若, 真的會因為人殺了太多人會導致世界終結的話, 沒有人想要迴避它嗎?"
"誰知道. 相信的人可能會這樣想吧. 但是, 要阻止世界上全部的殺人現場這樣的事, 又不可能做到"
"..................."
"如果討厭人殺人的話, 最初開始便設定成不能殺便好了, 你不這樣想嗎?"
".........什麼?"
"我是說神啊"
".................真意外. 你會說這種事"
"是嗎? 如果真的存在的話我想打他一頓就是了"
"...........毆打.......?"
"嗯, 洩憤"
說完後兩人去用餐, 說起來黑鷹這角色還真歡樂, 我滿喜歡他的, 可是最後竟然落得如此(?)下場T___T

餐後玄冬追問著花白事情的來龍去脈
"..............但是.............即使你叫我說"
"你啊.......答應過會說的吧"
"因為, 你不覺得已經沒有意義了嗎"
"已經逃到了安全的地方, 都是些不必要現在才知道的事喔, 究竟聽了是想幹什麼"
"不要說蠢話, 明明連原因也不知道就被帶來這種地方, 沒理由就由他不明不白地過吧"
"但是, 知道的話會討厭喔"
"反正跟記憶恢復是一樣的吧. 對原本有記憶就會知道的事, 不會討厭什麼的"
"但是, 可能會恢復不了"
"...........什麼..............?"
"明明都這樣來到這裡了, 你完全沒有恢復記憶的跡象吧"
"可能, 已經恢復不了喔"

"............................."
"假如, 不恢復記憶的話, 不知道比較好的事, 我想就由它繼續不知道比較好"
"....................說了討厭的事呢"
"...................! 我不是打算那樣說的..............."
"就算是怎樣的理由, 不知道比較好還是什麼的, 都是自己判斷的事吧. 聽了之後會怎樣的討厭也好, 那是我的問題"
".....................這不是你能擅自決定的事"

".................."
".................但是, 你不是忘了嗎"
"............什麼?"
"你, 不是全都忘了嗎"
"..................花白.............?"
但是, 我是知道的, 你是多麼的痛苦. 一直在身邊看著, 你有多麼的痛苦"
"..................所以, 我覺得不知道的比較好的話, 還是不知道的比較好. 並沒有想起來比較好的事!"
"..............你..........."
"........っ.............."
"你, 難不成............."
"...........誒.............?"
"............其實, 你在想我的記憶回不來比較好嗎?"
"................!"
"............是那樣嗎"
"............啊............."
"那麼, 一直以來對我說的事都是謊言嗎. 掛著一副說著真實的樣子說謊話嗎"
"........っ.............."
".................喂"
"..................不.........不是喔, 我只是, 不想你有著討厭的記憶........"
"那個, 討厭的記憶是在說誰的事?"
"誒.............?"
"雖然看來都是在包庇著失去記憶前的我, 現在什麼也不知道的我怎樣也沒所謂嗎?"
"...........っ, 怎麼會............"
"不對呢, 是相反嗎"
"......誒.................."
"那麼, 你是覺得已經失去記憶的我不在也可以呢"
"...............! 不對喔, 不是那樣喔, 我.............."
"那麼, 不要隱瞞全部說出來!"
"..................っ.........."
".................っ"
"................"
"..................不要.........."

"............什麼..............?"
"..................っ, 我不要, 絕對不說, 絕對不會說出事實!"
"...............っ, 你..........."
"沒所謂, 即使你生氣. ...............憎恨我也可以, 哪會介意被你怎樣想"
"...............說什麼......?"
"你能就這樣, 什麼也不知道留在這裡的話, 被你討厭也沒所謂, 我不會期望更多!"
"為什麼要隱瞞到這種地步? 究竟我是幹了什麼"
"...................你什麼也沒做, 一點也沒有錯啊......."
"那麼, 為什麼我們現在會在這裡?"
"........っ......."
"花白, 說啊"
".............っ! 放..........っ........"
"..........花白"
".................っ, 抱歉.........."
然後花白哭著跑走了...
看到花白如此努力地保護著玄冬, 我都難過起來了〒︿〒, 但玄冬什麼也不知道雖然是說比較好, 但也怪可憐的, 小心地保護著玄冬的花白說了即使被討厭沒所謂, 傷心地哭著, 看到這樣的他, 遇到了神之後的選項我都不想選"恢復記憶"了!!!!!! 但另一邊廂又想知道真相...好矛盾啊~~~這裡我也猶豫超久的..

哭著的花白跑到了黑鷹的工作室, 當然黑鷹也知道花白哭的原因, 花白討厭黑鷹, 雖然兩人同樣都是在守護玄冬, 但花白認為黑鷹只是在履行他的任務...在花白稍微冷靜下來的時候黑鷹說到現時戰爭的狀況, 花白一聽便覺得生氣
"只要我們還生存著就不能不遭到這樣的事, 並不是為了誰, 只是幫殺人的歷史擦屁股罷了"
"......................"
"我, 還有玄冬, 也不是因自己的期望而這樣生在世上, 我不明白為什麼只有我們不能不遭到如此事情"
"...............然後呢?"
"我們會這樣痛苦, 並不是我們的錯"
"................不過, 怎樣也不成事的話, 就只能詛咒了不是嗎"
"所以你也是那個人也是, 世界上舒適地生存的那些傢伙也是, 擅自強迫我們的稱為神的傢伙也什麼也全部都詛咒"
".............不能不詛咒啊!"

說完後花白再度跑走
"..................."
"就算這樣, 覺得自己正在做的事並不能原諒而感到痛苦吧"
".............實在是, 究竟創造了怎樣的東西啊. 我們"
"...........主啊"
另一邊廂, 玄冬打算跟花白道歉, 找花白的時候遇上了神秘的白衣男人, 白衣男人說能幫玄冬恢復記憶, 於是讓玄冬選擇要不要恢復(我說的就是這裡!!!!!!)  最後玄冬選擇了恢復記憶, 意識回到以前的自己.....

(終有天, 名為救世主的人, 會把我殺掉)
(由小時候從黑鷹口中得知, 我是玄冬那時開始. 一直, 一邊恐懼一邊等待著........... 只是, 一直, 等待著)
(人殺了太多人的話, 玄冬便會出生....只是為了讓這個世界終結)
(................這是誰也知道的寓言)
(黑鷹只說了一次, 但卻絕對忘不了)
(我經常被那句說話所束縛著)
(有我在的話, 不會跟隨自己所期望的, 終有天世界會滅亡...會有這樣荒謬的事嗎? 這只是某個預言師自說自話發發牢騷的話就好了, 多少次曾經這樣想過)
(可是, 我周遭的環境全部也, 對我證明了那句話)
(然後, 確切地感受到了. 世界是, 以我為中心, 漸漸地崩塌毀滅)
(......................所以, 我經常都是獨自一人)
(我沒想過對黑鷹以外的人敞開心扉)
(假若讓誰對我溫柔, 終有天自己會傷害了他)
(...............所以)
(花白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 我真的很高興)
(想著這個時刻終於來到了)
(雖然是很奇怪的事, 但由出生起第一次覺得自己有價值)
(黑鷹是絕對的同伴, 但是反過來說, 結果是為了讓世界滅亡而這樣做的, 我沒法抹走這個想法)
(..........................但是, 花白是不同的. 像我是為了毀滅世界而生一樣, 花白是為了殺了我而存在的)
(雖然我是全世界的敵人, 但對我來說花白是我唯一的敵人)
(......................所以, 跟花白在一起便會安心)
花白經常探訪玄冬, 卻沒有執行己任, 兩人之間的距離愈來愈接近
(我想, 我是有自覺的)
(只是迫使自己裝作不知道而已. 跟最初有著不同的意義, 花白來到我的身邊我覺得很高興)
(對什麼東西執著, 這是自出生起的第一次, 再次, 我變得害怕)
(死看起來很可怕所以害怕. 對於因得到了什麼東西而感到高興的自己, 只是覺得厭煩)
(..............到了這個時候才為這種事迷惑)
(現時為止, 我跟世界中的人類哪邊的命比較重要這個問題的答案, 是多麼的明確, 光是想想就已經覺得很笨)
(我, 即使什麼時候死去也沒關係, 已經打算做好覺悟, 一直放棄了)
(.............所以, 我沒注意到. 花白是抱著怎樣的心情)
(明明是這麼接近, 我盡全力支撐著自己, 完全沒想過那傢伙在想什麼)
後來白梟命花白立即殺掉玄冬
"說立刻, 將你殺掉,.........."
"...........是嗎"
".............., 為什麼擺著一副接受了的表情! 難不成, 你真的想說讓我殺掉你吧!?"
"................花白"
"我不會這樣做的! 殺掉你的這個世界, 讓它毀掉就好!"
"你, 是認真的在說嗎?"
"我覺得我是在說笑嗎? 你才是為什麼要說那樣的事, 我是如此為你著想, 你是想說你不知道!?"
".........................."
"我不要, 要你不在這種事..........."
"絕對不要, ...............我討厭!"
".................花白"
"吶............逃走吧? 現在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在沒有人發現之前走吧"
"..........但是............."
"不是可能有你不用死也可以的方法嗎"
"................你真的, 這樣想嗎?"
"..........................!"
"...................抱歉......................"
"................玄冬.......走吧? 跟我一起"
"地方的話, 什麼地方也行啊, 去你不用死, 我不用殺掉你的地方吧?"
"...................."
"因為..............對我來說, 就只有你了..............."
(於是, 我們離開了家中)
(漫無目的, 在白色的視野中. 只是向著看不見的前面走著)
(我沒法甩開花白抓著我的手的原因, 不只是他是如此努力)
(我還在期待些什麼這種事, 連自己也很驚訝)
(雪把全部東西都覆蓋著, 很冷, 變得什麼也不明不白的世界中, 只是感覺到花白的體溫)
(唯有那個時候, 真的覺得在我們的前面, 會有著一些東西)
兩人逃到了村莊時被阻止, 整條村的人都要把玄冬跟花白帶回去, 但只有村長的孫女鈴音反抗, 鈴音曾經說過喜歡玄冬, 她雖然不想村民殺掉玄冬, 卻也不想他離開, 花白趁機拉走玄冬, 走在鮮為人知的小路上
(...................我彷徨了)
(這個時候已經能清楚地判斷了. 我對生存還有執著)
(但同時, 果然不能感覺不到.. 我這樣一直逃跑, 便會為周圍的人帶來痛苦)
(這個世界來說, 我是敵人)
(想生存, 想逃跑, 但是我討厭因我的關係而要誰去死)
(在這樣中途半端的狀態下, 不能好好地前進)
(這個世界中, 只有花白跟黑鷹是我的同伴, ..........................但是, 我並不是自己的同伴)
很快地鈴音追了上來, 因為玄冬曾經幫助了在這小路上跌倒的她, 可是跟隨著鈴音的是一班村民, 鈴音表示村民想對他們道歉, 當然實際上並不是這樣, 於是花白抓著鈴音作為人質, 但玄冬極力阻止, 就在花白放了鈴音打算繼續逃之際, 鈴音抓著玄冬不放....
"...........那為什麼玄冬經常都這麼溫柔!?"
"..............什麼...............?"
"為什麼這麼溫柔啊!!"
"玄冬, 快點!"
"為什麼要救我!?"
"..........................."
(只是, 明明只是靜靜地生存的話就好)
(即使只是幫助眼前正在迷路的孩子, 也會成為我的錯嗎)
(看著正抓著我不放的孩子, 我清楚明白到自己的立場)
(只是跟什麼東西扯上關係而已, 即使覺得是好的事, 也只會生出仇恨的話)
(我究竟有多少生存價值呢?)

因為鈴音怎樣也不放手的關係, 花白把她殺掉了..
".........應該說過了喔, 要適可而止"
"說多少次才滿足?"
"最初就知道的不是嗎, 會讓他人捲入事件"
"如果我們要逃的話, 必定會有誰因此而死. 可能全部都是我們的錯"
"那樣的事一一討厭的話, 哪裡也去不了........這是已經明白的事"
"我不想失去你. 把你殺了這種事我做不到"
"所以, 你放棄的話我不會容許的"
"..................我不需要任何的赦免"
看到這裡看不下去的玄冬由恢復記憶的中途回到現實, 立即跑去找花白..

我先在這裡說說感想<<<一直找不到能停頓的位置||| 上面那段的花白很萌啊, 雖然這麼嚴肅的劇情不應該得出這個結論, 但一下了決定就毫不猶豫的花白真的很帥!! 即使要雙手染血也要保護玄冬, 最初(遊戲開始不久)看見花白的惡劣態度我是有點= =|||的感覺, 不過知道他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之後就覺得很帥, 而且很可愛<<是愛しい那種可愛而不是かわいい那種可愛..(很難解釋|||) 

恢復了記憶的玄冬立即去找花白, 求他把自己殺掉...兩人再次為了殺與不殺的事而爭執, 這時白梟正趕來, 但因為這庭塔有結界所以暫時白梟進不了.....因為花白怎樣也不願意將玄冬殺死, 於是玄冬幫助白梟破壞結界讓她進來..

白梟進來之後又說一番挖苦玄冬的話, 並提到玄冬的母親, 說他的母親因為生下玄冬而死掉,
黑鷹"是妳殺了她的吧"
白梟"........................"
"............那種事..........你連那種事也做了!?"
"你在說些什麼, 黑鷹. 請不要說奇怪的話. 的確我是直接下手了, 但不是對她下手"
"我只是刺了剛出生的玄冬的臟腑並向她展示了而已. 這是, 不死的生物"
"把這東西當成是自己的兒子是愚蠢的事"
"但是, 她沒有接受這事實, 並自殺了"
"真可憐, 即使生存也不能生出任何好處的靈魂喔. 至少, 祈求在這之後永遠不再出生, 這是我對你的救濟"
"已經, 夠了吧?"
"...............っ"
"所以...........請不要再出生了"
".................我..."
(或許就如她所說的)
"...............我的出生原本就是錯的嗎..........."

"...........玄冬!"
"或許正是這樣吶"
"停...........玄冬, 停止啊! 連你也這樣說!"
"但是, 只能這麼說了吧"
"直到現時為止我究竟是為什麼而存在的? 不只是, 硬要周遭的人痛苦罷了嗎"

"我並不是這樣, 我覺得有你在實在太好了!"
"................花白"
"全世界也否定你也好, 只有我......."
"最被我害得痛苦的, 是你啊, 花白"
".....................誒........"
"......假若我不在的話, 你應該能輕鬆地生活了吧?"
"........................怎麼會.........不是喔................"
"如果我是被你殺掉的話, 不會覺得討厭喔"
"......................っ........為什麼, 要說那種話......?"
"為什麼, 為什麼不明白呢!"

"真是的, 沒辦法溝通呢. ........真是無藥可救的年輕人"
"............................嗯? 白梟.....?"
"....................做什麼....."

"如果怎樣也不了解的話, 再一次, 讓他看吧"
"....................玄冬的, 實態"

"...................!?"
"雖說玄冬是不死身, 也不會不為痛楚而苦"
"拖出你的臟腑, 聽著因痛而求死的吶喊的話, 花白也會改變他的想法吧"

"..................你........!"
"請停止, 白梟. 你究竟在想什麼? 我們干涉到這個地步, 是超過尺度了!"
".................."
".......................嗯....... .. !?"
"向花白請求"
"....................什麼..................?
"至少, 能輕鬆地死去...........一口氣把呼吸斷絕"
"......................."
"不是這樣的話.........首先, 要從哪裡開始斬掉嗎?"
"...............!"
"....................玄冬!"
"花白....."
"............你................."
"............................"
"為什麼, 什麼也不說呢?"
"....................."
"又再, 像這樣放棄了. 想著像這樣待著的話, 終會被殺"
"....................."
"一直都是這樣呢, 你. 總是在極限時放棄, 強要別人作出判斷"
"難不成, 你覺得這是為了對方著想? 你真的覺得隨對方喜歡就是為對方著想嗎?"

"....................花白"
"....................你很狡猾. 又狡猾, 又卑鄙"
"............................可能如你所說呢........"
".........っ...............!................為什麼............"
"......................已經夠了 我明白了"
"..................再見"

"...................玄冬............!"
"...................來吧, 花白. 給予這可悲的人最後的祝福吧"
"請救他吧"

"................................."
"................................."
"...................................................っ!"
".........................?"
".....................﹑..........什麼................?"
"....................我, 做不到. 對我來說什麼也救不了"
"已經不會再隨著你所教的行動了喔"

"............什................"
"所以, 已經不需要你了"
"............請將我解放"

".............................花, 白............"
"再見了, 白梟"
"......................."
"................不是, 做得到嗎"

"..................誒.......?"
"像, 這樣......也把玄冬.......殺了吧"
".................."
"為了.........救這個箱庭.為了讓這個箱庭充斥著光..........."
"..............你, 真的除了這就沒有別的話跟我說了呢"
"其他的, 還有什麼嗎?"
"............."
"我是為了這個, 將你."
".................將你......................................................."

"...............っ, 為什麼, 為什麼連最後也是這樣啊........!
"我真的已經變得討厭了"
"我再怎樣努力, 怎樣討厭也好, 結果誰也只懂得叫我殺掉殺掉的"
"........說過不要再鬧了, 這麼想殺的話自己去殺吧!"

".......花白"
"........說做不到? 那樣的事, 我知道喔"
"除了我之外沒人能殺你,光是生氣也不夠"

".........無論如何也, 不打算下手嗎?"
"さあ?.....怎麼辦好呢"
"..........什麼?"
"這裡真的非常令人生氣"
"什麼也強迫我, 這個世界啊, 明明對我一點也不溫柔卻又來請求我的幫助"
"........乾脆, 由我來破壞它吧"

"........怎麼回事......?"
"...........因為我是, 特別的呢"
".........什麼?"
"還記不起嗎? 我跟普通人不同, 即使殺了人, 也不會被計算的事"
"就算我殺了多少人,世界也不會毀滅......只有我, 是被神所容許的"

"..........難不成........"
"所以, 在人殺太多人之前, 我將全世界的人全部殺掉的話,.....會變成怎樣呢?"
".........っ, 花白, 你.........!"
"...................嗯, 啊~, 有了"
"停手, 花白. 做那樣的事究竟想說會變成怎樣"
"你真的很簡單呢. 總是在說停手停手的, 結果還是阻止不了"
"真的想阻止的話, 不更加好好地阻止是不行的喔"

"..........什麼?"
"真的想阻止我的話, 把我殺了如何?"
"...........什........."
"你把我殺了就好. 那樣做的話, 我誰也不能殺"
"...........說什麼, 愚蠢的事...."
"要不是這樣的話, 由我或是到了極限讓世界終結了喔. 嘛, 我是哪邊也沒所謂就是了"
"...........你, 真的究竟怎麼了!? 為什麼要那樣說, 花白!"
"因為, 總是你很狡猾不是嗎"
"........狡猾....?"
"我也是, 明明不想殺人的. 但總是你在說殺掉殺掉的不狡猾嗎?"
"不是那個問題吧, 這是! 你真的覺得因為自己的關係讓周遭的人都死掉好嗎!?"
"明明討厭聽到別人說殺掉但結果還是選了殺人. 我自己也覺得矛盾喔"
"但是, 這是因為我不知道其他可行的方法"
"所以, 這次由你選擇喔"

".........由我.....?"
"殺了我, 讓這個世界終結. 還是就這樣, 什麼也不做, 讓世界終結"
".........你......!"
".........再見, 玄冬"
"假若, 你是最後一人的話......由我殺掉你也, 可以喔"

然後花白用白梟的道具地方轉移...

這裡!!!! 我要停一下..這裡簡直是哭死我了Q__Q 配合BGM實在催淚到不行..T__T 看見花白開始自暴自棄的模樣就心痛, 雖然極力讓玄冬放棄死亡的念頭, 但玄冬卻又執意的認為死才是解法決的方法> <看到兩人實在是心急如焚..嗚嗚...而且又親手殺了自己又愛又恨的養育者T  T 真是難過得說不出話喇...另外一看到白梟說要拖出玄冬的臟腑我就覺得她很殘忍, 雖說她的行徑是能拯救世界, 但事實上卻是想讓主看到實驗成功的結果...但我覺得又不能全都怪她喇

花白離開了塔之後, 玄冬遇上了幫玄冬恢復記憶的男人, 原來他就是二鳥所說的主, 創造了這個世界的神...說神也許不對, 只能說是研究者吧...而各式各樣的世界正是他創造出來的研究對象..他想知道會否有"沒有紛爭的世界"...於是玄冬身處的世界誕生了...第一個玄冬的出生並自願地獻身給救世主, 他就知道這個系統已經失敗了...所以他放棄這個箱庭..為了創造另一個新的世界..本來他想在離開前把這個世毀掉, 但最後被黑鷹阻止了...

後來黑鷹來到, 研究者離開房間, 這時黑鷹回想起跟小時候的玄冬的點滴, 跟小玄冬說他父母是熊他就到森林找熊去..
"你是好孩子啊. 一邊背負著這麼多東西, 好好地長到現在這麼大了"
"老實說, 對於要養育人的小孩這種事, 我最初是有抵抗的......"
"還做得不錯嘛, 我也
"
"..........從以前就覺得不可思議. 你為什麼把我養育成這樣子呢?"
"你從來沒對我說過作為玄冬應該怎樣做. 只是, 告訴我我是什麼人而已"

"難得出生了, 那就不是應該想你活得有意義嗎?"
"雖然可能做了殘忍的事, 我是有這樣想就是了"

"..........沒有, 那回事"
跟黑鷹對話後, 玄冬想起了自己為什麼會失憶, 這是...剛剛殺了鈴音逃走了不久的事...
"結果你也來到這裡了. 也就是說你也不想死呢"
".............不是的"
".........誒"
"我跟你來這裡, 是因為跟你分開的話, 我就死不了"
"..........っ, 那為什麼要跟來這裡!?"
"要是我沒走的話, 我想你可能會把全村的人都給殺了. 所以來到了不會遇到任何人的地方"
".............っ, 十分了解我嘛"
"但是, 已經夠了"
"........什麼......"
"來到這裡的話, 已經行了吧"
"............."
".........把我, 殺掉, 花白"
"......不要........"
"不是不要, 是要殺"
"..........我不要!"
"殺啊, 花白. 然後, 把我成為最後一個殺的人"
".........就這麼討厭那孩子被殺嗎? 是這樣的話....這樣的話為什麼跟我...."
"..........不是這樣的!"
"..........っ"
"我, 不想再讓你殺人了.只要繼續跟我一起逃的話, 你就會遭到殺人的命運, 我已經討厭這樣的事!"
".........因為......因為, 我...."
"然後, 我不想藉著任何人的死而生存.......不想世界毀滅, 那麼除了死之外別無他法了吧?"
"...........っ, 不要喔, 討厭, 討厭, 討厭! 我不想你死掉, 不想殺掉你!"
"..........花白!"
"什麼啊, 你才是說著不想讓我殺人, 卻又叫我殺掉你!? 那樣很矛盾啊!"
"..........っ"
"明明我說了多麼討厭, 就算這樣你也要讓我做!? 過份....好過份!"
"我也不是因為想殺而殺的, 只是因為沒有其他守護你的方法我才這樣做的!"
"老是說不要殺的話, 那麼要怎樣做才好, 說說看啊!"

"........花白....."
".............."
"...........也是, 呢"
"........誒...........?"
"...........的確, 明明是自己的事, 還讓你做很狡猾呢"
".........誒........玄冬......?................っ!?"
"我也是, 解決自己這種事想讓自己做"
"...........不, 不行啊, 把那把劍還來!"
"你知道不是我的話你是不能被殺的吧, 究竟在想什麼!"

"雖然是這麼告訴我, 但實際沒有試過. 可能能死掉也說不定吧"
"笨蛋, 就算不死也一樣會痛吧, 還來!"
"這樣死不了的話還會繼續試, 多少次也要自己做到能死去為止......不會, 讓你做的"
"......................っ, 停手!"
"............已經討厭了, 很討厭! 我不想再這樣生存下去!"
"...................................玄冬!!"
因為這樣, 玄冬才昏在雪地, 身體也自動修復, 而在這個時間, 花白不斷在旁細語
"假若你失去記憶就好了"
"...........假若你變成這樣的話, 不如把所有事都忘了就好"

而他救世主的力量和他呼應...
所以一直以來花白不斷說謊...
然後玄冬再一次跟研究者會面, 研究者有能力把這系統破壞, 但要作出很大的犧牲, 包括不能確定土地會否再生, 戰爭會否停止....而且玄冬跟救世主也不會再出生...但是玄冬還是選擇破壞系統, 因為這是他們的世界....

玄冬跟黑鷹來到工作室, 準備破壞玄冬跟救世主系統...但這時才發現.....原來要犧牲的...還有黑鷹...
"不要擺出這個表情嘛. 將你養育成這麼好, 我很高興"
"............這已經, 足夠了"

".........黑鷹, 我......"
"沒關係, 什麼也不用說. 就算沒說出來, 我也知道你想說什麼"
"......................."
"....................黑鷹...."
"你, 是我的鳥真是太好了"

然後配合著相當動人的音樂, 回想起過去的兩人..Q__Q 小時候的玄冬
".........玄冬"
"藏在這種地方啊"
"................"
"真是的, 在這麼冷的地方......回去了喔?"
"....................."
".............玄冬"
"我不要, 不回去"
".............玄冬?"
"不回去, 我不要再回去了"
"在說什麼呢?玄冬"
"因為, 我不需要這個世界. 所以不可以回去"
".................."
"沒有那樣的事. 沒有你不需要的事喔, 你不是還有工作嗎"

"..........把任何東西都, 破壞掉嗎!?"
"除了你, 沒有人做得到的"
"那種事做不到就好, 我不想做那種事!"
"..........但是, 能阻止的, 也只有你"
"..........っ, 誒?"
"啊, 不行不行, 說溜嘴了. 嗯~ 對對, 其他的還有喔"
"..............."
"家中的雞明天也會生蛋, 羊也差不多肚子餓了"
"我剛才打翻了的畫具也不能不整理, 而且也差不多餓了"

".............."
"看吧, 要做的事一大堆喔. 在這樣的地方待著, 究竟幹什麼呢?"
".........你, 又把家中弄得亂七八糟了嗎"
"........嗚.....那是..嘛, 慌慌張張的, 沒辦法....."
"不行喔. 要用什麼東西的時候, 要先把用完的東西整理好喔"
"啊啊, 嗯, 下次會好好注意的喔, 哈哈哈"
"真是的, 你總是那樣"
"那麼, 話說完了, 回去吧. .....去我家"
"..................."
"黑鷹覺得, 有我在也好嗎"

"覺得啊, 當然的吧?"
".................."
"其他的, 有你在也好的地方, 覺得你不在不行的人也有很多啊"
"...........不需要那麼多"
"哈哈哈是嗎, 那總之就是我跟家畜還有森林的熊吧"
"熊就不需要了"
"什麼啊, 玄冬討厭熊嗎? 那不太好喔, 不是朋友嗎!"
"那只是黑鷹自作主角地想罷了"
"嗯~ 明明很可愛嘛, 熊......."
"而且, 你也不是因為害怕熊而變身成鳥逃走了嗎"
"在說什麼, 那是為了你而轉移熊的視線, 特別做的漂亮的行動啊!"
"託你的福才有這個傷! 看起來很痛吧!"

"..............抱歉"
"........喂喂, 這裡是該吐嘈的地方喔? 飛的方法很差或是乾脆掉在地面什麼的"
"不是要道歉的事吧, 喂"

"抱歉, 黑鷹........"
"真是的, 你啊"
"沒關係喔, 因為你沒事.....回去吧"

"..........嗯"
".....嗯? 怎麼了?"
"有我在也可以呢"
".............."
"............啊啊, 可以喔, 玄冬"

Q__Q 這段說話為什麼這樣感動的呢!!!!!!!!;△; 除了這句我實在擠出別的話了...>.,< 玄冬跟花白兩人都親手殺掉自己的鳥, 上面沒說過, 但這是玄冬親手破壞的系統..嗚嗚, 要決定要不要破壞都相當困難啊.....比FHK的按鈕還要難按啊~~~(喂!)

另一方面, 花白在雪地中猶豫, 心中想玄冬來, 卻又因為怕他再求死而不想他來..

玄冬用了黑鷹的地方轉移裝置到了彩國找銀朱, 並向他詢問花白的去向...跟銀朱說明了系統已經被破壞, 雖然銀朱最初是不相信, 但經過玄冬的請求終於對玄冬說花白身處戰場...玄冬離開的時候銀朱發現外面的雪停了, 春天的氣息飄來

正與兩國士兵戰鬥的花白, 因為救世主的力量讓他能絲毫無損, 同時回想起自己的過去...
(從小, 我就是特別的了)
(告訴我我是拯救世界的尊貴的人, 經常獨自一人, 受到不同的待遇)
(我一次也沒覺得那是高興的事, 反而有著那是普通的事的想法)
(因為我是與別不同的)
(所以會遭受這樣的對待也是沒辦法的)
(在我身旁的是, 不視我為人類的傢伙, 以及絕對不會溫柔地對待我的那個人, 只有, 這樣)
(我不知道其他還有什麼東西)
(..........所以, 那天)
(跟叫作親生父母, 帶著冷笑的人會面的那天, 我由出生以來第一次詛咒些什麼)

花白繼續著他的戰鬥, 士兵對他的力量感到驚訝
(只有在我把某些事情做得好的時候, 那個人就會讚賞我, 所以也有為了得到讚賞而努力的日子, 因為, 我的身邊就只有那人)
(因為我想我唯一擁有的東西, 大概, 就只有那人了)
(............在我多大的時候呢? 有盜賊侵入了城, 偶然來到我在的房間)
(雖然那傢伙放棄脅持我, 拼命地要求著些什麼東西, 那個人什麼也沒說)
(只是, 靜靜地看著我)
(要我在昏暗的房間裡, 凝視著那雙隱隱約約閃亮著的瞳孔, 我做不到)
(...........記得相當清楚. 只說說了一句話, 跟我說的話)
(說著 把他殺了, 花白)
(實際上, 即使我沒有武器也能殺人)
(雖然不知道是救世主之力, 還是與生俱來的能力, 自懂事開始, 就能給予某些東西衝擊, 由內邊把東西消散)
(但是, 要把力量運用自如則很困難. 不能控制感情的時候, 也會無意識地使用了力量)
(所以, 殺盜賊的時候也, 只是聽不到感情這種事而已, 並不是, 因為想做而做的)
(..............但是, 那個人一邊撫著我的臉, 微笑說著做得很好呢的時候......我覺得很高興)
(我覺得有這個力量實在太好了. 明明是殺人, 卻覺得高興)
(...............那樣的自己也, 衷心詛咒)

兩國的士兵決定先合力把花白殺了, 但對花白來說這只是小事一樁, 可是花白發現自己的能力漸漸減弱...甚至被士兵斬了一刀
(我要怎麼做才好呢)
(怎樣做, 才能不詛咒自己生存下去呢)
(雖然是因為不想失去你而來到這裡, 即使去到哪裡, 我也做不到殺人以外的事. 即使繼續走著, 也總是看不見前路)
(..............什麼也, 不祈求的話就好了嗎. 從最初開始, 自己就是那樣的東西啊, 那樣放棄的話比較好嗎)
(那樣的話, 就不會有這樣的心情嗎?)

負了傷的花白情況危險, 這時玄冬及時用地方轉移的道具趕到, 玄冬向花白說明系統已經破壞了, 但花白堅持不信, 要玄冬拿出證明
"沒有証明這種東西"
"..........誒?"
"但是, 我想跟你一起走........那樣就, 不行嗎?"
".............."
"..........玄冬........"

感動~~~~~~~~~~~~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了Q___Q, 花白實在很惹人憐愛(天音: 哪來的感想..), 而且我又相當喜歡看心理劇情, 玄冬跟花白兩段獨白實在吃正我的心喇~~~>////<

(..............那是, 跟你相識之後, 經過了多久呢)
(還是, 想著我終有天會殺了你的時候. 還是, 想著你終有天會毀滅這個世界的時候)
(雖然理由已經忘了, 為了小事而吵架, 使用了彈力, 使你受傷了)
(因為已經不需要互相隱瞞了, 明明乾脆在那裡殺掉你就好嘛)
(反正都知道雙方都注意到了)
(.............但是, 我卻無法忍受突然擺在眼前的事實, 發現的時候已經由你身邊逃開了)
(........很害怕. 不是因為要把你殺掉, 而是想著要被我殺掉的你, 會擺著怎樣的表情呢)
(只是忘我地, 連眼前的東西也看不清楚, .............注意到的時候已經滑落懸崖了)
(即使現在想起來, 這真是又笨又沒用的過去)
(在黑暗中, 在那地方動不了的縮作一團, 我只懂得害怕)
(害怕你會來找我. 又害怕就這樣不會再見)
(已經不明白應該怎樣才好, 乾脆就這樣消失就好)
(.............但是, 你來了)

"..........在這裡嗎, 花白"
(一瞬間, 我以為你是因為想殺我而來這裡的)
"什麼啊, 不是受傷了嗎"
(但是, 卻完全沒那回事)
"能走嗎? 回去之前會很痛, 但是忍耐一下喔"
(你像平常一樣, 很溫柔)
"..........不要讓我擔心了, 笨蛋"
(明明, 我終有天會殺了你. 明明不那樣做是不行的)
"......回去囉"
(...........胸口很痛)
(終有天要殺你, 我衷心祈求那天不要來)
(結果誰也沒有提及那天的事, 只是, 清楚記得你的體溫如此溫暖)
(雖然現在有點覺得你是為了終有天被殺而前來救我)
(那樣的事沒關係. 那天感覺到的痛楚, 還留在心中沒有消失)
(因為不想失去你所以來到這裡了)
(就算發生什麼事也跟你一起所以來到這裡了)

"選擇也, 可以嗎?"
"隨你喜歡"
"又會, 再殺人喔"
"那個我沒有打算原諒"
"......果然, 我........"
"......誒, 哇, 什麼.....?"

"那個啊, 再這麼囉囉嗦嗦的話, 就硬帶你走了喔"
"......玄冬......"
"已經, 夠了吧....來吧"
"..........."
"至今為止, 抱歉了"
".............玄冬......"
(........所以, 跟你一起的話, 我一定能什麼也不詛咒........也能為出生而感謝)
".........嗯........"
"我也, 想跟你一起........"

之後玄冬向士兵宣佈春天已經來臨, 結冰多年的河川也漸漸融化, 士兵們都趕著融雪之前回家而離開了戰場.

兩人再次回到消失了的塔的原址, 並種了一顆櫻花苗, 一起回想起過往的點滴, 一起回想二鳥的死, 後悔當時除了殺他們就別無他法...
"說起來, 有一樣東西給了我呢, 漂亮的東西"
".....嗯?"
"完全, 忘掉了呢"
".....是什麼?"
"......我的, 名字"
"...嗯?"
"你覺得是什麼?"
"比方說........從天而降的白色的東西"

" ...是雪吧"
".....還有一樣"
".....不對, 是兩樣吧"

"....白色的, 花"
"啊....是嗎.是這個啊, 你的名字"

"答對了, 你為什麼會知道的呢?"
"這是你出生的季節盛放的花吧, 櫻花"
"的確, 很像漫天飛舞的雪呢"

"命名的人應該不是想給我這個意思吧. 但是, 我很想把它當成像雪一樣的名字"
"這樣想的話會比較輕鬆"
"因為是從討厭的人那裡得來的.....所以那樣想了"

"所以我, 一直很討厭名字和櫻花"
"......然後?"
"........誒?"
"然後, 現在怎樣想呢?"
"..........是怎樣呢?"
"真的很不坦率呢"
"那麼, 玄冬怎麼想呢?"
"我覺得是個好名字...對吧?"
".............嗯.........我也這麼想!"
啊~~~終於打完了~<<<打了很久||| 不過說到花白的名字, 我記得以前看漫畫時說過, 傳說櫻花會是粉紅色, 是因為武士的血染上了白色的花而致, 雖然不知道是否真有這傳說. 但花白的名字是白色的花, 而不是粉紅色的花, 也正意味著沒有被血染的生命吧>"<

看到兩人沒事, 花白不再自暴自棄簡直整個鬆口氣~ 遊戲下來我好像都是比較注意花白XD, 其他的例如銀朱其實戲份不少, 但內文又夾雜他的話會又長又奇怪(雖然現在也不短) 在赦しの墓標ED 裡頭花白是死掉的啊! 跑完就是鬱悶, 這個實在太會帶動情緒了喇... 打了這麼多..可能我比想像中更喜歡這遊戲呢~XD

PR
COMMENTS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URL:


MESSAGE:

PASS: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応援!
五十嵐 馨
『華アワセ』応援中!

『大正×対称アリス』応援中!
ヴァルプルガの詩
クロノスタシア応援中!
「Double Score」応援中!
月影の鎖 応援中!
【三国祭り】
Code:Realize ~創世の姫君~ 応援中!
※「Code:Realize ~創世の姫君~」のバナーに使用されている画像の著作権は、アイディアファクトリー株式会社に帰属します。
長期応援!
ともリンク











ブログ内検索
アクセス解析
忍者ブログ [PR]
  /  Photo by yee  /  Design by Le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