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Plurk
プロフィール
管理人: 儀

全職乙女遊戲玩家
異常喜歡繪
Skip beat嚴重中毒者
無戀聲癖
劇情派
聽說有叔控和金.黑髮控
三國控
末期兄控, 其實是妹控控(這是什麼
因為某人而喜歡監禁愛(喂)
看完文章拍拍手我會很高興的

注意事項
劇情有捏, 隱藏在繼續閱讀
感想非常主觀, 不好者勿入
這裡不會提供任何版權物的盜版分享及其資訊
請遵守網路禮儀, 互相尊重
留言時請使用書面語
站內圖文請勿轉載


歡迎加入↓連結請便



最新コメント
[02/15 晴雪]
[07/21 名無し]
[12/08 悠羽]
[12/06 悠羽]
[12/06 悠羽]
[09/23 琴]
[08/26 琴]
[08/01 悠羽]
[07/09 名無し]
[06/24 悠羽]
カテゴリー
頹廢都市
もし貴方はこの世にいるのなら、世界の果てまで探し出します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默默地更新的第二回, 離終點還有很遠很遠很遠.......

拍手

 

「啊」
說起來昨天沒跟那人道謝,雖然他態度讓人生氣但嚴格來說是他替我找回項鍊的
......不對,那東西的確是他找回來的,總之不管怎麼說我也該道謝
就那樣跑回家的自己實在太沒禮貌了
可是我只記得他的樣子,那頭長髮奇異得不可能忘記
理所當然連名字也不知道,就算現在要找人也不會找得到吧
唯一的連接點就是公園的那個水池
就算再去那地方也無法遇到他吧
看到自己的項鍊突然想回昨天的事,得到別人的幫忙卻沒道謝這種事對我來說少之有少
昨天他說了我在裝好人
....可能他說的沒錯,平日的我大概是偽君子吧
連自己也分不清行動是不是出於「真心」
但我並不覺得這樣的生存方式不好,不管是否出於真心,被幫助的人結果也真正受到幫助
即使不樂於助人也總比抽手旁觀好吧
有禮貌的人無論身在何處跟其他人相處圓滑,彼此產生的磨擦減少,大家的心情也不會變壞
事情因此而發展得比較順利,亦不會帶來麻煩
「心意」對處世來說是「不必要」的
現在想跟他道謝也極有可能出於自我形象,不想被標籤為無禮
雖然對在陌生人眼中無禮也沒什麼關係,反正再接觸的機率微乎其微
對方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想要破壞我的名聲也很困難
大概就算是一人也不想在他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吧
哈,我這是想當偉人嗎
......嗄,為什麼我非得立刻計算這種事不可呢
只是很簡單的事也要立刻在腦海計算優劣
這種小得不值一提的事對方也不會記掛在心上吧
我實在......太在意自己了
我對把「謝謝你的幫忙」一句說出口也需要考慮的自己感到
----很膩
「不行,別想了」
消極的想法並不適合我,明白到心情會傳染之後我就不再把悲傷掛到臉上
所以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必須樂觀,表現開朗
掩飾傷痛,我認為這也算是「成長」的一環

「結果還是來了啊」
說著不道謝也沒關係的自己,下課後還是把腳步踏進公園
「果然不在呢」
理所當然的結果,不可能每天都待在水池附近
花﹑草﹑腳下的影子被拉得很長,再過半小時就要溶化黑夜之中了吧
光待在這裡也沒意思,只是濕潤的草香味聞起來很舒服
還有帶著點點涼意的風,在天氣開始熱的現在這種風讓人心曠神怡
「散步一下吧」
即使是黃昏,在步道上走著的人還是很少
公園就像被人抗拒著一樣,明明有著漂亮的花卉也飄著花香
周圍都是安穩寧靜,使人放鬆的氣氛
為什麼人氣這麼低呢----?

在公園踱步到天也暗下來,抬頭看到的是一片星海
打算回家經過水池的時候
「嗨,又掉東西了?」
「誒」
昨天的人今天在同樣的地方同樣地全身濕透
為什麼每天也要來這裡?該不會真的是來洗澡吧
思前想後也無法得出答案
「又在發呆了」
「啊,不,請問為什麼又在這種地方...那個......洗澡?」
「噗..哈哈.....洗澡!」
「那是你說的理由吧別笑」
「哈哈,只是沒想真的有人相信了,你腦袋不好使嗎?」
「誰會相信啊,只是說說看而已」
「哈,是嗎」
「嗯,其實...呢...嗯」
今天特地來這裡就是要道謝,可是一旦對著本人說出口反而變得困難
「怎麼了」
「呃...昨天,謝謝你的幫忙」
「雖然說這說那的但最後還是把項鍊還給我真的謝謝你」
「說這說那...這算是哪門子的道謝啊」
「即使我不怎麼喜歡你昨天的態度,可是我很認真的在道謝喔」
「哈哈,每句都帶刺啊」
「不過你為了說這句話特地過來嗎」

說罷他坐到水池中央石像的旁邊,抬頭看著已經低垂的夜空
今天看到的他仍然跟昨天一樣帶著透明感
「唔? 嗯...算是吧」
「是喔......哈哈,感覺有點傻」
雖然這樣在說表情卻稍微緩和下來
我也坐到水池的石邊抬頭看著同樣的夜空
月亮....被薄薄的雲層遮蓋著
「吶,為什麼要特地來道謝?即使你來我也不一定待在這裡吧。而且那只是即使不道謝也沒關係的小事一樁啊」
果然是不會讓人放在心上的小事喔
但就算這樣我也想道謝,不這樣做感覺很忐忑
「對呢,說不定如你所說,我喜歡...裝好人?」
「?」
他把視線移到水平線,帶點驚訝的看著我
是被這樣認真一說所以驚訝了吧
依然抬起頭的我側了側回他一個苦笑
面對眼前的這個人,直覺放下面具也沒問題
第一次被人當面說討厭偽君子
大家得到幫助時只會謝謝,讚著這人真好,幫了大忙之類的
如果他們知道這不是出自真心的話,會說討厭我的幫忙...嗎
就是因為被說最討厭了嗎,反正不能更加討厭
這樣反而讓我認為放鬆下來也可以吧...真奇怪的性格
說不定我是等著對我說這句話的人出現...
......
哈哈,自虐
「....抱歉,我沒打算讓你這麼在意的」
「只是想起了往事才覺得有點煩躁,遷怒到你身上了」

「往事喔」
「嗯,說來我一生也沒做過什麼大貢獻的事啊」
「大貢獻...我大概也沒有,頂多是微少到比不上去的貢獻」
「不過既然想貢獻,以後努力去做就行吧」

「以後....未來....是多麼遙不可及的事」
「你說自己愛裝好人,那就是平常也很會幫別人的忙吧,堆積起來的貢獻也不少啊」

「貢獻不貢獻對我來說根本沒所謂,我只是想事情發展得順利,減少麻煩事」
「哈哈,是在社會生存的思考方式」
「你是高中生吧?離開中學生活,累積更多人際關係發展的經驗就會發現處理人與人之間的交際是如何地繁複」
「雖然我也還只是學生罷了」

「大學生啊,回想昨天的情景沒想到你竟然會想得那麼深入」
「為了小事而激動起來的大學生」
腦海中同時回想到昨天很糟糕的相遇了吧,他不自覺地揚起嘴角
「那是你的態度不好」
昨天的自己反應過大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的確那並不是對初次見面的人該有的態度
「哈哈,不過我並不是高中生喔,雖然也沒工作,也不是大學生」
「誒?但是穿著高中的校服,你果然是不良嗎?晚上都待在這裡,是離家出走?」
「我曾經是良好青年喔?跟你一樣,是偽君子」
「曾經,就是說現在變不良了?連頭髮都留這麼長」
「噗,你是什麼年代的人啊,長頭髮的男生就是不良嗎?」
「不過,對呢,現在的我已經不能只用「不良」交代了」
「誒..那是什麼意....」
「頭髮這麼長我也覺得很麻煩呢,竟自作主張長這麼長」
「誒?啊,那你剪掉它就好了嘛」
總覺得他把話題轉開了
不只是不良
比不良以上更加........?
「我也很想剪掉,但是...」
他站起來慢慢走近我這邊,剛才浸到水中的髮尖離開水面,滴落一滴一滴的透明水珠
明明在走動,四周的空氣卻沒被帶動並安穩地飄著
他走到我旁邊,手往水池外邊伸去
接著擺出敲東西的手勢
鏘鏘
敲著空無一物的空氣,竟然發出了聲響
我只能瞪大眼睛看著不可能的事情發生
「魔術?」
「噗,你真的很奇怪,我像在玩魔術嗎」
我知道這不是魔術,但不管怎麼看,那裡依舊是空無一物
「為什.....麼?」
「剛才我說不一定待在這裡,我說謊了,我只能待在這裡」
「無法到外面喔,我被關在這個水池了」
「五年前,我的時間被停止了,停留在這個地方」

他皺著眉,卻露出了淺笑
不其然把眼睛瞪得更大,竟然會有這種荒誕無稽的事
一堆疑問浮起的同時,某些疑問被解答了
被關在這五年也沒人發現?
連續兩天遇到他並不是偶然,可是下午卻看不見他的身影?
穿著高中生校服的非高中生,被關在這裡的話要怎樣吃東西?
被關在這東西中的原因是......?
「誒...呃...那個」
太多疑問,該先問哪樣無從入手
就在我煩惱該說些什麼的時候,他卻擺著比剛才更溫柔的笑容
「事到如今我都習慣在這裡渡過了」
「這道看不見的牆,不管用撞的還是打的也不會消滅」
「不是很好嗎,只屬於我的空間,只屬於我的牆壁」

我不能制止自己皺起眉頭,只能待在這小小的地方,連「在生活」也說不上
沒有跟任何人交流的機會,沒有樂趣不只,連想辛苦地工作也做不到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
「明明我可以自由地伸手到池裡池外,為什麼...?」

被關在一個地方的日子,光是想像就覺得很難受
在室外的地方更是,日曬﹑雨淋﹑酷暑﹑嚴冬,非得要體驗這種天氣不可
「這是......贖罪」
「雖然不知道要贖罪贖到何時」
「贖罪...?什麼的...罪呢」
「你想知道嗎?那麼...下次再告訴你」
「只是你要明白,好奇心殺貓喔,你真的想知道?」

「是的」
「是嗎」
他毫不造作的把手放到看不見的牆壁上,冷冷地看著雲間透出來的月光
我依舊未能放鬆皺起的眉頭,低下頭反覆想著一大堆問題
「下次也請挑天色暗下來才來喔」
「還有,你不覺得這公園沒什麼人嗎,問一下其他人這公園不受歡迎的原因吧」
「你是...最近才來到這附近生活的對嗎?」

說是最近,其實都過了一年多,對五年在這裡過活的他是短時間嗎
得知了讓人震驚的事實,我無法抬起一直低著的頭
他抬高了手,大概是想撫一下我的頭,卻在觸踫之前停下
想說一些話安慰,卻發現任何話也無法說出口的自己
「你從剛才就一直皺著眉呢」
「因為這種生活不是太難受了嗎,只待在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地方,換作是我肯定受不了」
「不用覺得難過,這是我應有的懲罰」
「而且我真的習慣了,所以不用擔心」
「你該回去了吧,已經吃過晚飯了嗎?」

「........還沒」
「我明天....再來,到時能告訴我原因嗎?」

「好,我答應你,等著你的到來」
「謝謝」
心中一片憂鬱,思考著無法得到答案的問題
亮起的庭園燈如昨天一樣照著地面,看起來卻變得幽暗
「那麼我先回去了」
「嗯,再見」
「在那之前,我可以問你的名字嗎,我叫稚濃」
只見他再一次淺笑,微微地張開嘴
----遙

つづく

PR
COMMENTS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URL:


MESSAGE:

PASS: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応援!
五十嵐 馨
『華アワセ』応援中!

『大正×対称アリス』応援中!
ヴァルプルガの詩
クロノスタシア応援中!
「Double Score」応援中!
月影の鎖 応援中!
【三国祭り】
Code:Realize ~創世の姫君~ 応援中!
※「Code:Realize ~創世の姫君~」のバナーに使用されている画像の著作権は、アイディアファクトリー株式会社に帰属します。
長期応援!
ともリンク











ブログ内検索
アクセス解析
忍者ブログ [PR]
  /  Photo by yee  /  Design by Lenny